记。。。十二人!

20100201


今早晨04:10被手机闹铃吵醒之后,就听见从屋顶上传来了。。滴答。。滴答声,走出屋外一看,真的下雨了。刚巧遇到也刚醒来不久的印尼女房客,说了一声‘morning’后,两眼对望了一下,她却道出了一句‘i hope today day off’,我答道‘me too’,然后就各自去准备上班所要准备的东西了。我心想真的会有奇迹吗?老天爷会怜悯我们吗?雨会因为我们的恳求而停止吗?


结果还是去准备刷牙洗脸和弄便当,准备面对这恶劣的天气吧!过了一会,准备得七七八八了,就在这时候04:30屋外传来了车笛声,糟糕司机来到了,匆匆忙忙的就上车,准备去农场了。在车上,我心就在想,昨晚工头通知我上班的时间是05:00的呀,为什么司机会提早来接送的呢?唉。。反正司机都来到了,车都上了,还有什么好想的呢,收拾心情上班去咯!其实会延迟上班的原因是因为白天比平时短了一点点,太阳睡迟了,天亮的时间也比较迟了,所以工人们也只好随着迟些上班咯。


不到一会,大伙们就到达了灯笼椒园,天色依然灰灰的,雨点也逐渐变小了,只剩下稀稀的毛毛雨,微风吹向我们,感觉有点冷。只要等到时间一到(05:30),一组十三人的我们就可以开始工作了。我看到大伙的眼神,仿佛都很不愿意在这种天气之下工作呢。


时间很快就到了,也是要开始忙碌的时候了,雨突然越下越大,微风也逐渐变得强劲,工作的进度,显然有点儿缓慢,不过丝毫不影响大伙们的耐力。雨没有因为我们的求饶,而停止向我们的身上打;风没有因为我们的恳求,而停止向我们身上咆哮。一瞬间,大伙们全身都湿透了,草帽小子也变了湿帽小子。天气温度骤然下降,冷。。是冷,对于我来说,不是很冷,因为我曾经面对过更加恶劣的天气情况之下工作。为了不要让费时间,我开始观察了其他的十二人,构思了这篇文章来记录这十二人的故事。。我所知道的故事!


一对老夫少妻,老夫澳洲籍六十多岁了,少妻越南籍三十出头有了,两口子时常都会在上班时吵吵闹闹,不时还会拿灯笼椒丢来丢去,看到都觉得好笑,这就是他们的情趣吗?据可靠的消息指出,他们之间是有问题存在的,少妻很渴望有个小孩,可是老夫却拒绝了,是不要,还是不可以,我就不得而知了。他们的结合,背后应该还有故事的存在,虽然我不知道在澳洲要娶一个外国新娘需要什么手续,可是本人道途听说回来的是,老夫把自己年轻时的照片寄过去越南之后,就轻易的把少妻娶到手了,之后就夫唱妇随的呆在农场里工作了,换言之,少妻就是这里的永久居民了。由于老夫的工作是负责驾驶大卡车,以及把一箱箱的灯笼椒推出来,从卡车上通过机器移动下来地面上之后,等待下一台大卡车把一箱箱的灯笼椒移走,天气如此的糟,我看见他使力的推,又一把年纪了,自己又怎会无动于衷呢,只好向前帮上一把。两口子每一天都是在农场里干活,这就是他俩的生活了!


再来又一对来自波斯尼亚的夫妇,老公也是六十多岁了,老婆大概有五十多岁吧。看见他俩夫妇,全身湿透,我的心都不禁酸酸的。之前我问过老公道‘why you doing this hard work?,you need money?’,果然是问了一句废话。他告诉我说,由于国家战乱,动荡不安,一夜之间什么也没有了,只好来澳洲申请难民证,一呆就是九年了,现在两公婆也是得到了居留权。拥有两个孩子的他,小儿子三十多岁,没有用的家伙一名,大儿子也四十出头了,还留在波斯尼亚做点生意,但还要靠爸妈赚钱来支持他,这不就是’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’的说吗?这也就是他两公婆的生活了!


干姐姐四十八岁,来自加纳,是我佩服的女人,干起粗活来绝不逊色于男人!常告诉我说,丈夫在布里斯本工作,但认识她一年多了,我就从来没有见过,我认为她欺骗我的成分甚高!每星期都会把辛苦赚回来的钱,定期的往自己国家寄,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在澳洲多少年了,她不告诉我,我也不会问的,毕竟家家有本难念的经。我只知道她是家中长女,家里事无大小需要到钱,都会找上她,她也会一一的往身上扛,可能这就是她的宿命吧!我知道的原因是因为她需要用到我的名字把钱寄回国,所以我才对她起了疑心,觉得她是一个人跑来这里干活帮补家用的,这就是她的生活了!


说到这里,雨点稍微有点小了,不过风依然持续的吹,身上的衣服也逐渐没那么潮湿了,草帽飞了两三次,湿湿的泥土,脚移动的速度,也没有平时的轻快!大家都希望太阳的出现!


接下来,轮到三个来自印度的印度阿山,年龄介于二十出到三十多岁。其中一个持有读书准证过来这里,读上两年以上就够资格申请居留权,但可能还会拖个三五七年或以上才会有消息。他未来到这里时,通过中介人的游说,在澳洲很容易就可以找到一份好的工作,来半工读支付那昂贵的学费,可是事与愿违,事情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。最后却来到了农场和我一起当了同事。最好笑的是,还要打扮成上班一族的摸样,拍了照片后,寄回家乡给亲戚朋友们看,爸妈面子是不能够丢的,有苦自己知道就好了。另外两个都是同样的情形来到这里,不过持有的却是陪读签证,在家乡假结婚,过后陪同假太太来这里讨生活。女方答应做出这样的牺牲,唯一的条件就是昂贵的学费由男方来支付,完了以后,当女方成功申请到了居留权过后,男方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这里的居民。可是本人觉得这种方式的投资,是毫无保险性可言的,你认为呢?这也就是他们的生活了!


两位样貌平凡的日本女生出场,二十七岁和三十岁,来游学的,持有工作旅游准证,指定条件,在农场工作八十八天以上,就可以有资格申请第二年的签证。三个印度阿山的其中两个是她们的男伴,我认为她们是为了爱情做出了贡献,为了可以和男伴的相处,才陪伴在侧,一起渡过辛苦又快乐的农场生活。为了男伴,每天吃烧饼咖喱,我服!不是亲眼看见的话,可能是很难说服我,可是每次一起工作的时候,工人们都会在09:00有十五分钟的休息时段,所以才让我知道她们是每次都在吃那烧饼咖喱,这也就是她们的生活了。


雨又开始下大了,衣服又再次的潮湿,隐约还可以听见伤风的声音,大家都在期待可以在指定的时间下班,回到家后好好的冲个热水凉。然后可以坐在电脑前享受一杯热的nescafe,和你们分享这一次的故事,就是我最大的要求啊!


最后两位是来自所罗门群岛的同事,也是靠近澳洲不远的国家。只知道他们的国家并不富有,之前也是个蛮乱的国家,生活水准也并不高,来到这里讨生活后,想回去自己的国家也意兴阑珊,干脆就继续呆在这里求生!对他们来说,可以得到安定的生活,代价的付出是必然的,总好过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日子呀。可是他们内心处的心声,又有谁听得见呢?这也是他们要求的生活了!


下班的时间,终于熬了过去,雨还是不停的下,八小时的淋雨工作情况就这样的过了。风还是不停的咆哮,仿佛就像要把这十二人的迄立不倒的精神给吹散!


我也尝试去体会人生百态,这就是生活了!

Categories: 心情抒发

25 Comments

Leave a Comment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
大紅花的國度 | 討論區 |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